当前位置:万花网 > 电子商务 > 最新资讯 > 正文

泡泡玛特“盲盒”,是真的潮玩,还是过度消费?

什么是“盲盒”?

这里我借用下度娘的解释:

所谓盲盒,里面通常装的是动漫、影视作品的周边,或者设计师单独设计出来的玩偶。之所以叫盲盒,是因为盒子上没有标注,只有打开才会知道自己抽到了什么。心理学研究表明,不确定的刺激会加强重复决策,因此一时间盲盒成了让人上瘾的存在。

单个盲盒的价格通常为三五十元,相对较强的购买力,让那些受影视动漫文化熏陶的年轻人,能够撑起庞大的盲盒经济。从上游的IP设计,到中游的零售,再到下游的二手交易和玩偶改装,其产业链已相当成熟,且市场空间巨大,当然也在不断掏空年轻人的口袋。

那么我们来说说当今最热品牌“泡泡玛特”!

截止日前,泡泡玛特天猫店的59元盲盒销量10W+,可想而知,这个小小的盲盒是有多大的诱惑力!

泡泡玛特“盲盒”,是真的潮玩,还是过度消费?

目前,市面上的盲盒产品众多,Molly是最受玩家追捧的品牌之一。Molly的运营商为北京泡泡玛特文化创意有限公司(下称“泡泡玛特”)。 据官网显示,截至今年1月底,泡泡玛特在国内30多座城市开设了400多家零售网点,包括300多台机器人商店和100多家直营门店,经营着包括Molly在内的40多个盲盒品牌。

经过近10年的发展,泡泡玛特已成为国内最大的盲盒IP运营商,期间还得到多轮资本助力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2011年至2018年,泡泡玛特先后获得墨池山创投、启赋资本、华强资本等VC/PE的投资,累计融资上亿元。

有了资本加持的泡泡玛特也在寻求登陆资本市场。

2017年1月,泡泡玛特在新三板市场挂牌。登陆新三板仅一年,泡泡玛特便扭亏为盈。财务数据显示,泡泡玛特2018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1.61亿元、净利润为2109.85万元,营业收入较2016年同期增长了5倍,净利润较2016年同期增长了140倍。

不过泡泡玛特并未在新三板停留太久。今年4月,泡泡玛特宣布退出新三板。随后公司发生重大股权变动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今年8月6日,泡泡玛特原有的企业股东及自然人股东全部退出,Pop Mart(Hong Kong)Holding Limited成为泡泡玛特的唯一投资人,公司类型由台港澳与境内合资企业变为台港澳法人独资企业。

这种股权大规模变动是否会对公司运营造成影响,接下来新股东主导后公司运营方向会否发生重大变化?这些问题都还需要观察。

泡泡玛特“盲盒”,是真的潮玩,还是过度消费?

Back to Play 玩心回潮?

自2017年9月首届北京潮流玩具展(BTS)举办以来,每一年,泡泡玛特都要在上海、北京分别举办一次潮流玩具展。2019年8月,泡泡玛特在北京迎来了第5次展会,主题为:Back to Play玩心回归。

10多个国家及地区、超过300位知名设计师、艺术家以及品牌参加了这次展会,其中不乏一些在业界名气较大的艺术家和品牌,比如Kenny Wong、Pucky、Kasing Lung,大久保博人的INSTINCTOY等。目前在娃圈十分火爆的Labubu和Dimoo,它们的设计师也亲自到现场进行签售。

在那三天里,数万名热爱潮玩的年轻人蜂拥而至。早在展会开始前,主办方就颇有经验地预告媒体:在早上几点几时,可以拍到夜排的年轻人,以及开门后人们冲向会场的场景。

根据展会规则,参展人员可以在小程序上抽取每一天的优先入场权。如果抽不到又想要提早抢到限量发售的玩具,从凌晨开始在门口排队,便是为数不多的选择。

而进入场馆之后,还有更多限量发售的玩具在等着你排队,有的还需要派号抽签。而跋涉到最后,究竟能不能买到心仪的玩具,就看叫号时你的运气如何了。

即便如此,在展会里逛一圈你就会发现,摆在玩具旁边的价签,标明“sold out”的或许比有价码的还要多。

这种抽签、派号、排队、收藏的场景,逻辑上跟同样火爆的球鞋圈很相似。而看一看逛展的人群,除了一些穿了萝莉装等带有明显二次元标签的年轻人,其他来逛展的男女,也大多打扮时髦潮酷,和球鞋等与潮流紧密挂钩的人群,有着极其重合的时尚特征。

是真的潮玩,还是过度消费?

盲盒以及盒子里的那些可爱玩具,还在继续戳着潮玩玩家们的痛点。而这种永远充满未知的博彩式玩法,还能让他们沉溺很久。

有资深玩家表示,盲盒的本质在于设计了一套不确定的收益反馈机制,让盲盒爱好者容易滋生出一种赌徒心理,产生依赖性购买行为,爱好者为了凑齐一套盲盒,除了花钱,还需要运气,运气不好的,反反复复就抽中那几个。

如果再有隐藏款或特别款的话,凑齐一套盲盒的几率就更低了。以Molly为例,一套Molly盲盒一般有12个常规款的造型加1个隐藏款。统计数据显示,Molly隐藏款抽中的概率为1/720到1/144不等。

不少玩家实际上也没那么多耐心,为了凑成一套Molly盲盒,干脆直接去闲鱼等平台购买,再加上一些投机者的进入,这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二手盲盒交易市场。

闲鱼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,过去一年有30万玩家在该平台进行盲盒交易,每月发布的闲置盲盒数量较一年前增长320%。闲鱼认为,二手盲盒交易已是一个千万级的市场。

不过玩家对盲盒的热情能持续多久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过去几年,在国家大力推动文旅产业的号召下,一大批文娱IP快速崛起,对于盲盒运营商,水涨船高的IP版权费是一个越来越沉重的成本支出。但国内文创IP的开发缺乏持续性和稳定性,因此盲盒运营商的IP支出能否带来持续盈利也就充满了不确定性。

另一方面,玩家构成也会对影响盲盒产业的发展。随着盲盒隐藏款或特别款被热炒,非盲盒爱好者进场投机的现象也越来越明显,这会让真正的盲盒爱好者望而却步,对刚刚兴起的盲盒产业造成不良影响。

此外,越来越多未成年爱好者沉迷其中,在这一模式上过度消费,也可能引发舆论争议,情况就类似于前两年有部分青少年豪掷数十万打赏平台主播,也有可能引来监管部门的干预。

而对泡泡玛特等盲盒IP运营商来说,千万级的二手交易规模只是一个开始。如何让更多玩家保持在盲盒上投注的目光,同时要抑制过度的炒作和投机,把盲盒从风口变成一个产业,这也是盲盒IP运营商需要共同努力的方向。

泡泡玛特“盲盒”,是真的潮玩,还是过度消费?

月销15W+,盲盒就能占据10W+,这种模式的大成功也意味着他必然存在弊端,奉劝各位爱好者,不要盲目抽盒,会上瘾的哦!

感觉很棒!可以赞赏支持我哟~

赞(1) 打赏
作者保留所有权,侵删请联系,转载请注明: » 万花网 » 泡泡玛特“盲盒”,是真的潮玩,还是过度消费?

评论抢沙发